小友娱乐 网络治理司法难题怎么破?看广州互联网法院的现代化秘方

2020-01-11 16:37:03 次浏览 来源:网络整理

小友娱乐 网络治理司法难题怎么破?看广州互联网法院的现代化秘方

小友娱乐,你见过这样的法庭吗?没有原告席和被告席,审判席对面只有三块大屏幕。屏幕中的原告与被告相隔千里,一个在江西农村,一个在广州,他们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参与庭审,仔细听,视频中还传来阵阵鸡鸣声……“没想到在中国打官司这么便利!”今年11月初,这场在广州互联网法院“隔空”开庭的官司,获得十多位葡语国家法官点赞。

不过,“隔空”庭审只是第一步。广州互联网法院的使命并非简单的“互联网+审判”,而是综合运用互联网新兴技术,推动审判流程再造和诉讼规则重塑。

网上庭审时,当事人太随意怎么办?电子证据的真实性如何保证?“一键”就能立案,法官审判压力大增如何应对?原告和被告在不同地点甚至不同时区,如何“聚首”打官司?“摸着石头过河”的广州互联网法院以问题为导向,在无先例可循、无经验可鉴的情况下,运用互联网的思维与技术寻求问题破解之道,并藉此出台全球首个在线审理规程,重塑互联网案件审理规则和裁判规则,为推进网络空间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输出“广互方案”。

当事人网上打官司太随意怎么办? 全球首个在线庭审规范来约束

在广州互联网法院挂牌成立后的第57天,一起网络服务合同纠纷案通过智慧审理平台开庭审理。通过远程视频,当事人和律师无需到法院出庭,就能与法官“面对面”交流。从视频画面上看,各方均端坐在各自电脑屏幕前,没有任何异样。

不料庭审结束后,被告律师在朋友圈发文,声称自己“给足了法院面子,上身穿得多正式”,并配了一张照片。照片显示,这名律师在家里“出庭”时,上半身穿着黑色衬衫和淡蓝色西装外套,下半身却只有一条短裤加拖鞋。因为不尊重司法礼仪,这位律师被法院通知到庭进行训诫。

“在线庭审虽然能为公众提供网络购物般便捷的诉讼体验,但绝不能让公众产生诉讼像网购一样随意的感觉。”广州互联网法院院长张春和强调,在线庭审必须保障司法严肃性和仪式感。因此,广州互联网法院结合实际问题,于今年1月出台了全国乃至全球首个在线庭审规范——《广州互联网法院关于在线庭审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从庭前会议、开庭、调解和宣判等各个诉讼环节明确规范庭审规则、法庭秩序、司法礼仪等,填补了互联网背景下传统法庭规则的空缺。

创新永不止步。今年9月28日,广州互联网法院在总结一年来开展“网上案件网上审理”司法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出台了《广州互联网法院在线审理规程(试行)》,不仅专章对“在线审理秩序”进行了细化,还对在线受理、在线庭审、在线执行等网上诉讼流程各环节进行了全方位、系统性规范,让在线审理变得“有章可循”。

网上侵权电子证据真假难辨? 应用区块链技术来破解

“打官司,就是打证据。”在互联网案件中,证据往往都是以电子数据呈现,如何保证电子数据的真实性?《广州互联网法院在线审理规程(试行)》显示,广州互联网法院正通过区块链等技术,保障电子数据不被篡改。

在广州互联网法院成立1个多月时,“志玲姐姐”递来了起诉状,状告广州一家化妆品公司未经她允许,公然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林志玲:女人心态越好,命运才会越来越好!”等13篇宣传图文,为了证明侵权主张,“志玲姐姐”代理人特向法院出示了这家公司的侵权网页截图。

类似的侵权遭遇也发生在演员韩雪身上,广州一家服装网店在未经韩雪授权的情况下,使用了她11张照片作为宣传配图。韩雪以肖像权被侵犯为由,将服装网店告上了广州互联网法院。

不过,在诉讼过程中,韩雪代理人出示的不是11张照片截图,而是一组存证编码。通过编码,代理人从广州互联网法院的“可信电子证据平台”调取了侵权存证。依据这份侵权存证,在服装网店未提出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法院判决服装网店向韩雪赔偿3.8万元,删除侵权页面并赔礼道歉。

长期以来,电子证据因为容易被篡改、伪造,法律地位低,被采信的较少。有了“可信电子证据平台”,当事人仅需提交存证编码,即可完成数据调取及电子摘要值的智能比对验证,既实现“一键调证”,又确保了电子证据的真实性。据统计,自今年3月底上线至今年11月底,“可信电子证据平台”存证总量已超过3500万条。

当事人在不同时区不同地点如何开庭?法官“聊天室”里审案

今年11月20日下午2时36分,广州互联网法院法官胡敏打开一个特殊的“聊天室”,和两位“群友”发起对话。

“原被告双方已选择交互式审理方式处理本案,双方是否已阅知相关告知事项?”次日早上,身在广州的原告回复道“清楚”。23日晚,此前因有事在身无法抽身的被告也在杭州上线回复了“清楚”。“被告是否确认原告起诉主张的事实?”24日早上,法官继续询问。

这场仿佛发生在聊天群里的跨时空对话,是广州互联网法院一宗互联网金融借款纠纷案的交互式审理现场。

“这次在广州互联网法院打官司感觉太方便了!我们不但可以不用往法院跑,而且随时都可以登录法院的智慧审理平台查询案件进展,有问题还能及时联系上法官,完全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为这种便捷的全新审理模式点赞。”原告向记者感慨道。

广州互联网法院综合审判三庭负责人赖广鑫告诉记者,互联网法院受理的案件有一大特点,就是地域跨度大,“几乎涵盖全国各省,还有来自美国、新加坡等15个国家与地区的当事人。原告被告不在同一个地点,甚至不在同一个时区,开一次庭,需要协调多次时间。”

为了解决这个在传统法院很少遇到的问题,提高审判效率,广州互联网法院探索出“不需面对面”的在线交互式审理方式,充分利用碎片化时间完成审判环节,即当事人在规定的期限内,自选时间和地点登录智慧审理平台,在“交互式审理意见”窗口完成陈述、答辩、举证、质证、接受询问并充分发表意见,法院不再开庭审理,迳行裁判。

有人质疑,在“群里聊着天”就把案件审完了,会不会过于随意?赖广鑫介绍,根据《广州互联网法院在线审理规程(试行)》,只有符合当事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均已在线认证关联、当事人均同意不开庭审理、不开庭审理且能够查明案件事实三个条件的小额诉讼程序案件,才可以适用在线交互式审理。

赖广鑫补充说道,意见“交互”的过程,也是充分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的过程,“我们不是给诉讼权利做减法,而是做加法。”

25名法官如何应对近100万潜在纠纷?示范庭审“判决一个,影响一批”

这件“聊天室”里审理的案件,还有一点与往常案件不同。在选择交互式审理方式前,包括原告与被告在内的数百名同类型案件当事人,在广州互联网法院的邀请下“观摩”了一场示范庭审。“争取判决一个,影响一批。”广州互联网法院副院长侯向磊说。

在“网上案件网上审理”的新模式下,当事人足不出户轻点着鼠标就能把官司打了。便捷的诉讼模式,活跃的互联网经济,让广州互联网法院成立首年便立案37688件,超过杭州、北京互联网法院同期案件量。

“在首年立案的3.7万多件案件中,39.85%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小额借款合同纠纷。”广州互联网法院副院长侯向磊介绍,这些案件案情基本相似,法律关系也相对简单明了,为此,广州互联网法院总结出这类型案件的共同特点和在线审理的特定程序,探索出在线交互式审理方式、在线联审方式、在线示范庭审方式、在线示范调解方式四种新方式,提高审理效率。

通过司法模式的创新,广州互联网法院的案件平均处理周期缩短至36天,比传统审理模式节约时间约2/3,庭审平均时长25分钟,比传统审理模式节约时间约3/5。25名员额法官首年人均结案数1118件,居全国三家互联网法院第一。

更大的挑战在未来。据不完全统计,符合广州互联网法院管辖的潜在纠纷接近100万件。侯向磊透露,法院正在依托金融类案件非诉调解系统,通过多元化解手段,尽量减少进入法院诉讼程序的案件。

“广州互联网法院的使命不仅在于化解纠纷,还在于重塑提炼裁判规则,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侯向磊表示,广州互联网法院将针对不同类型的纠纷创设有针对性的多元化解机制,同时把案件办成“示范课”“公开课”,通过司法的力量维护和营造积极良好社会氛围和市场秩序。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 章程、方晴、魏丽娜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 章程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罗嘉妮

责任编辑:匿名

上一篇:金毛犬跟着主人过吊桥 走到一半时画风变了
下一篇:家务谁来做?家务重新分工成为农民工必经“阵痛”